齐叶子

【第一章·德莱厄斯视角】A Bright Light and Deep Darkness

一贯的正剧向。

拳头猛烈地砸在身上。挨几下重拳可以忍受,可脸上的刀伤使德莱厄斯心烦意乱。德莱文因为挡别人的道被教训了。他试图走开,那人凶狠地将他踢到一边。他们头部中了几刀,男人扬长而去。血淌过脸,德莱厄斯体力不支靠着巷墙。没什么大碍,但是,刀刃上抹了些东西。可恶!那德莱文……

“我很快回来!”德莱文心急如焚地喊。德莱厄斯顶着剧痛回应一声。他知道这于事无补。就算德莱文找到了医生,他们也付不起报酬。这就是……这就是我的死期了。至少我救下了德莱文,希望他一个人也能活下去。视线晃动起来,一位蓝色圣女走过来。那位医治他的圣女有世上最灵动的蓝眼睛。什-什么?

“为,为什么救我?”德莱厄斯喘着气,不解地问。他不相信天堂,但面前的女子有着天国的光辉。她是谁?她为什么……?她的手指抚过他的伤口,他感觉到魔咒驱灼毒药。尽管治愈过程炽热无比,他清楚地明白死亡已经远去。疼痛缓解后,他听到她圣灵的声音,在对他说话。

“因为诺克萨斯需要你,坚强点!别像只爬虫一样死去。振作起来!”治愈结束,天使离开了。不……别走……等等!德莱厄斯不由自主站起来,抓住她的手腕。那名医者的肌肤完美无瑕。凝视他的蓝色眼睛蒙上惊讶的色泽。

“我会变强的。”他承诺,松开她的手腕。我有什么权利占据一个天使?我能做的,只有为了她而强大。那一刻,他的兄弟做了史上最正确的事,打断天使的离去。她没有像夜里的幻梦一样消逝,而是立在原地。感谢你,德莱文!那位天使没有敷衍了事,或轻视他们,而是用平常的口吻解释。虽说用作实验小白鼠,但他心领神会。

德莱厄斯知道德莱文信任她,他比弟弟更清楚。每听到她的名字,便想方设法让她永远留下来。 他吃惊地观看她和德莱文的互动。大多数人都不理睬德莱文,无视他,要不取笑他过分戏剧化的天性。天使安娜不一样,她亲和友善。

这份友善,从未有人向他们兄弟俩施与过。她温柔但不懦弱。她展现神奇的魔法,让他们从头到脚焕然一新。她巧妙地传达善行,然后便离去。不!别走!很幸运,德莱文前来解围,天真地请求她返回来。她踌躇着,他很快想出了让她回来的理由。宽慰的是,她同意了。她在视野中消失,德莱厄斯才站起身,回到屋里。

“来吧,德莱文,我们还有事要做。”德莱厄斯说道。德莱文稍有困惑地看向他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想让她回来吗?我有个计划,是这样的……”德莱厄斯向迫切的德莱文解释道。但愿有用……接下来的三天里,他们竭力省下开支。德莱厄斯多做了几份额外的体力活,德莱文卖瓶装清水换点零钱。第三天末,他们赚了足够的钱,可以请安娜吃上不错的一餐饭。

两人都同意去地狱厨房。德莱厄斯知道安娜不是本地人,附近最著名的餐馆就是莫甘娜那家。带她去这儿最漂亮的地方,她就会想回来了。在约定时间前的几小时,开始下起了雨。冷冰冰的大雨没有停止的趋势,掩盖了行将消散的阳光。不知道具体时间,很难判断安娜究竟迟到了没。德莱文忍不住烦躁起来。

“德莱厄斯,她会来……吧?”德莱文乞求般问道。

“是的,一定会来。”他坚定地说。但愿如此。

“我希望多认识她一些。她人那么好。”德莱文简单地说,专心地观察街上的行人。

“我也想多加了解她。”德莱厄斯几近心不在焉地回答,在人群中寻找那双蓝眼睛。

“你喜欢她对不对!”德莱文欢快地喊道,戳了他的肋下。

“德莱文,闭嘴。”他吼道。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请德莱文做媒。但若没有德莱文作理由,很难让她回来。过去好久了,她还无影无踪。德莱文还在问安娜会不会来,他摇乱弟弟的头发,落下雨滴。两人仍站在原地。德莱厄斯知道,要是他不动身,德莱文不会回去的,可他不想离开。但他还是问德莱文要不要去避雨。

“我?着凉?喂!我,德莱文,刀山火海都不怕。你才要躲雨呢。我一点事都没有,你就不一定了。”德莱文说得很认真。兄弟俩都没动。

“她会来,对吧?我们没有在雨中错过她吧?”德莱文又恳求般地看向哥哥。

“靠,闭嘴!她自然会来。要是她不来,我倒要说些难听的话……”德莱厄斯吼道。话音未落,他在希望渺茫之中听到身后的声响。好极了!她来了!德莱文抱住她的时候,他在心里叹了口气。干得漂亮德莱文,人家被你沾成落汤鸡了。安娜说自己有魔咒护身,他才安下心来。她开玩笑般说道被挤入水坑时,他的血液翻沸起来,我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你!按照后来的计划,德莱文带她到了地狱厨房。

安娜无忧无虑地跟上他们。她住在符文之地的哪个地方?她怎能允许他们给她带路?不应该的!她是一位天使,我要确保她的平安。他被她深深吸引着,宛如飞蛾觅火。最初他以为是因为她的美貌,并非如此,而是更内涵的特质,他自己也无法完全理解。不,他理解部分,但远不止她标致的外表。他们走过空旷的大街,德莱厄斯在她身边。威胁到她的人必须先过他这一关。德莱厄斯贴近她走着,解放的右臂随时准备迎战。德莱文一路喋喋不休。德莱厄斯心不在焉地听着,保持警戒。至少,一直装模作样地听着,直到德莱文私占功劳。

一切都在计划之中。德莱文点了些果冻,德莱厄斯点了一小份派。莫甘娜尖刻地盯着他们。没什么好惊讶的,真的。庆幸的是,莫甘娜待安娜很尊重。同样庆幸的是,莫甘娜没有命令安娜和他们一道待在门外。他们还没来得及走出去,安娜就做了件非常了不起的事。她挺身而出,解决莫甘娜口中的“问题”,又找了个地方用餐。他说不好哪个更奇妙,是她清洁一新的魔法呢,还是她所表现出的彬彬有礼。与厉害的法师作对并不那么容易,但她毫不犹豫站了出来。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搏斗了。虽然德莱文也被安娜的气场震住了,但是,当然了,他总能把赞美的话说得“恭敬”。

“那真使人……印象深刻。你为什么要那样做?”德莱厄斯低声说。他的注意集中在她身上,只在她身上。她脸红了,扯开话题,随意聊了些魔咒的原理。她做到的事并不寻常,这是他们都明白的事实。不久莫甘娜过来,,在桌面上放下餐点。安娜和莫甘娜估量对手,他浑身紧绷。幸好莫甘娜回去了。安娜并不是虚张声势,她真的有能力击退他们。

“安娜,你是很强大的法师。” 德莱厄斯只说了这一句,开始享用甜点。德莱厄斯的赞美发自内心。不论安娜出身何处,她不是个弱者。也许天真了些,但并不懦弱。之后三人愉快地待了一会,因德莱文的离谱的故事哈哈大笑。莫甘娜告诉他们要离开,安娜的表情惊讶地凝滞了。她问起四周有没有安全的地方住宿,兄弟俩对视了一眼。德莱文也明白,对她而言没有适合的地方。哪怕她有足够的钱住上好的地方。也无法活生生地走到那儿。她太单纯了!

“你可以和我们在一起。”他们异口同声说。三人一同起身。德莱厄斯先走出去,为他们把着门。她仍然听信他们。怎么会有人在如此强大的同时又如此天真呢?他们不久便到了陋居。

“空间不是很大,但不会漏水。你盖着毯子,可以保暖。德莱文和我睡地板,你睡在床上,能舒坦些。”德莱厄斯的语气不容分说。在这儿,他与天使为邻,他必须保卫她的安全。这并不影响加深与她的交往。

“老兄,你在说什么啊?我们可以一起睡床。安娜不占位,我们也还好。再说了,你不是想离她近一点吗?”德莱文自鸣得意地说。

“德莱文……闭上你的嘴!”德莱厄斯怒吼。他没有看她,把其余两人晾在一边,为她收拾将睡的床。

德莱文!那个傻瓜!他会把一切弄糟!很奇怪,尽管她家境优渥,却并不抱怨他们住的破屋。她站在屋子中央,施展奇幻的魔法。他对魔法一无所知,但安娜的施法绝不简单。她真是一个天使……她为什么要为我们使用魔力,还对我们和颜悦色?我总以为一见钟情是个虚构故事,而今遇见了真正的天使。她用指尖温柔地合上他的嘴,一阵强烈的欲望振撼了他。希望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蠢蠢欲动。我一定得让她回来!我要追求她,让她成为我的妻子,别人都不重要了。他守着她进入梦乡,德莱文的大嘴巴又开口了。

“我总有一天会娶她!我要和诺克萨斯最强大的法师结婚啦。”德莱文叫起来。

“德莱文,闭嘴。”德莱厄斯低吼道。我要和她结婚,不因为她是诺克萨斯最强力的法师,而是因为她是符文大陆上这样唯一无二的女人。

一整夜,德莱厄斯听着安娜均匀的呼吸声,每一刻,他琢磨着怎样劝说她回来。她似乎总会因德莱文软下心,希望这一点能有效。在不伤害她感情的前提下,他都会借此劝她回来。没费多大力,她同意了。每当他看向她,无法抑制自己的渴望。不仅仅是因为她外貌的吸引,是出自灵魂。她在晨间离开,德莱厄斯便开始准备,他要存下钱,为她挑选戒指。

明白安娜为何会在下一周迟到,他的心脏几乎停止了。整个符文大陆,她怎么偏偏要去辛吉德那儿?他压低嗓音抱怨锐雯和她愚蠢的指令。他小心地跟上她,看到应门人时,惊愣在原地。在诺克萨斯,每一个孤单无依的孩子都知道要避开沃里克。她不会防备人!令他安心又有些得意的是,她成功脱离了沃里克的魔爪。她慌不择路地逃出来,他抓着她的胳膊,让她平静下来。她终于镇定,他微笑着。哎,他喜欢她认真看着他的样子。他甚至想到逾越拥抱的事。不要让她注意到,千万不要……他在心里自语,藏匿自己的生理变化,拉着她的手离开危险区。他们两人一路说笑。在他的注视下,她脸红了。成功了!

美好的约会即将结束时,德莱文出现,然后弄糟了一切。为了不性起杀掉他,我已经忍太久了!尽管他非常想叫德莱文滚蛋,留他和安娜过平和的二人世界,他兄弟还是一贯没有眼力见。看到安娜手中的花捧,以及德莱文脸上洋洋得意的神情,他严肃地怀疑,要是他把兄弟的舌头割断,安娜究竟会不会原谅他。更糟的是,他呵斥德莱文出去时,安娜说服他让德莱文待在屋内。夜幕降临,疑虑浮现,他寻思着她不愿回答的问题。

他曾疑心安娜是德玛西亚人,她今晚的回复证实了这一点。谁说德玛西亚人就完美无缺呢?他尊贵的来客就是这样一位太过宽心的间谍。而且,她还一面狡黠地收集着情报,神不知鬼不觉。但是,该死的,她也太过友善天真。这使他更想娶她了!他可以做身旁伴侣,保卫单纯的她,不被那些饿狼掠食。哪怕不能在她身边,至少避免它们靠近她,以便她的魔法消灭它们。不论怎样,能保证她的安全就好。她教他下棋,他被她的热情打动了。对她而言不只是个游戏,这是思考的方式。她真的非常,非常擅长于此。但他会细心钻研,达到和她同等的水平,虽说需要花上不少时间。她喜爱这项娱乐,我也爱屋及乌。他心里为自己的可笑叹了口气。恋爱中的傻小子。可这值得。

不久他的生活更加有条不紊。德莱厄斯尽可能利用时间储蓄糊口,养家,以待婚约。他希望为安娜买下最大,最奢华的戒指,希望她喜欢他挑选的那一款。安娜在工作之余陪着他们。每一周,他带着她览遍城市的各个角落。德莱厄斯知道自己无法用如公主的礼节招待她,所以他尽可能找些吸引她的景点。有那么一次两次,他们走过花园小径时,窃到了几个吻。嘴唇相触,她的双膝发软,他的渴求深藏。他买下看中的戒指,将婚礼之夜打理周全。啊!他没有什么经验,但曾经见人这么做过,试着摸索。夏季中旬临近,德莱厄斯有所定夺。

安娜变得心事重重。如今他读懂了她眼中的隔阂与疑虑。他明白她德玛西亚的氏族是个很大的障碍。我得尽快向她求婚!我不能让她这样一走了之。我知道她在德玛西亚没有自由,而我能令她幸福,在这儿,和我在一起。

直到她与杜·克西安争吵,他感到了惶恐。谈话间,未来的阴霾笼罩在他头上。他无法从卡特琳娜手中救下她!不经接纳的话,他只能袖手旁观。德莱厄斯听她诉说不能成婚的原因,拒绝接受。她列举一项原因,他反驳回去。我不愿你回到德玛西亚,听人摆布,强加婚约!你不会真的快乐,但我诚心希望你幸福。我要你和我幸福地在一起。她提及自己的出身,他告诉她,他不在乎。婚后不久,他会让她知晓他已猜出了她的身份。他明白一切,但他不在乎。

她同意嫁给他,那一刻他的世界璀璨无比。他抱着她,不是到屋里去,是来到他的心房。不久就是新婚之夜了。有一部分的他迫不及待,渴望占据她;但同时也非常难过,安娜配得上最好的,他却只能提供一间被遗弃的小门洞。婚夜的欢喜褪去,德莱厄斯紧搂着她,看着她沉入梦乡。他从未感到如此欢愉,她快活地喊他名字的场景难以忘怀。打住!不是现在!她现在疲倦地睡下了,没精力折腾。以后有的是机会。他觉得她安稳地睡熟了,才对她耳语,那些不敢在她醒时说的话。

“晚安,我亲爱的安娜。”他低声说,吻了她的前额。总有一天,我会证明给你看,我有多爱你。在那之前,你只要等待便可。我真希望情话不必说得如此艰难。但时间宽裕。今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

评论(5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