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暮猎人

惊讶中透露着贫穷。

和戏命师开玩笑

        烬是镶高级符文而位列青铜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,裹在白色斗篷里,来买符文时总戴着面具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杀戮鲜血艺术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他因崇尚神秘的东方力量,便自拟了个混名,唤作“续命师”。烬一到店,所有人便都看着他笑,德莱文叫道,“红领烬,你又四大皆空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来个高级攻速符文。”便排出1000大钱。盖伦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抢了人家的五杀了!”烬擦着枪说,“不要凭空污人清白。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抢了阿兹尔的人头,围着泉水打。”烬手一滑丢了枪,俯身去捡,低声争辩道,“拿人头不能算抢……杀戮!……艺术家的事,能算抢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人们误解了我,人头不可能邪恶”,什么“杀戮是多么甜蜜的哀伤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烬接过符文,僵硬的动作渐渐复了原,盖伦便又问道,“烬,你当真拿过五杀么?”烬看着问他,头的姿势昂得很高。旁人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半个黄金也捞不到呢?”烬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作品完美等待之类,一些不懂的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  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乐芙兰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乐芙兰见了烬,也每每问他前期怎么发育不好,引人发笑。烬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奥莉安娜,你去过召唤师峡谷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去过的话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上战场走路,怎样走的?”我想,托儿索一样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玩起魔偶来,不再理会。烬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会走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动作应该记着。将来做王者的时候,表演要用。”我暗想我和王者的等级还很远呢,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出门待到塔下么?”烬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将两个金属指头敲着柜台,点头说,“对呀对呀!……这路有四种走法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转过脸去。烬刚拐了几步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来。
  S8赛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的系统自动发烫,便不很担心。一天的下半天,没有一个顾客,我正合了眼坐着。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,“一个高级攻击力符文。”这声音虽然极低,却很耳熟。看时又全没有人。站起来向外一望,那烬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。他穿着五速鞋,披好了复活甲,手里拿着破败王者之刃,正在仔细地查看着。掌柜不在,我便随手将他打发了。
  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烬。到了腊月,我回到家乡过冰雪节。重到酒店上班时,原址已成为一荒废墟,烬也不知去向。传闻他留下一句话:

“我的批评家们,通常短命。”

评论(11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