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暮猎人

惊讶中透露着贫穷。

Nobody

我,是召唤师峡谷里的职业法师,也有人说我不过是一介小兵。
我从未带头冲锋,我在战斗开始后一小时才粉墨登场。
对结果无足轻重,为碾压敌军的尊严尽一份力。
不同于那些英雄,他们人高马大,永生永世,生命轮回不止,他们是传奇;我们的生命仅有一次,过了这村再无这店,我们是炮灰。
所以爱惜生命,留到后方支援。
所以我人定胜天地延迟了自己的死期,也因此见证了很多。
我看见盖伦和同姓妹妹反目成仇,看见德莱厄斯将军和他的行刑官兄弟手足相残,也目睹慎和杀父仇人一同并肩作战。
这一切像光怪陆离的油画,和联盟的历史一起血腥延伸。
那一日竞赛持续了很久。久到连我都出场了。
我从水晶出口重见天日,路过戏命师和皮城女警的斗殴现场。
他们殊死搏斗,两败俱伤。每一次攻击,都伤敌一万,自损八千。
存活下来的戏命师昂首狂笑,炫耀地发了个全屏。666
说时迟那时快,我的杖尖喷射出一道细微的蓝光。
虽然微不足道,却足以崩溃蚁穴。
这是我一生最辉煌的时刻。我没来得及得意,又继续前进。
终于到了那个红色的致命区域。
这是从一开始我就深知的结局。
毅然决然地踏入,在宿命般的红光中无所畏惧地施放蓝色魔法。
我摔倒在地时,亲如臂膀的魔杖应声掉落。
我听见卡西奥佩娅大人的臣仆嘶嘶而过,鳞片在土壤上摩挲。我听见不远处有风吹草动,绿蛙在丛林深处聒噪。我听见峡谷里淅淅沥沥的雨按时落下,蝴蝶藏到叶下收起彩翼的轻颤。
今天的召唤师峡谷,仍是一如既往的喧嚣。
【今天的作者,还是一样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呢e_e】

评论(2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