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暮猎人

一掬琴音(荆轲X娑娜)

你听,今夜的琴音,是摩罗残枝。
“明日使秦时,你会为我饯行吗?”
荆轲坐在林间泥地上,双手在膝上交叉。一向静不下来的她,第一次在无风的夜里,听出嫒铧音韵里的萧萧叶语。
娑娜垂首无言,指尖在琴弦上跃动,她眼中如有明珠,在昏暗的影里闪灿发光。
身为天性好动的孩子,她真是太安静了。荆轲曾这么想。
娑娜总是看着他们在泥里滚,在尘里爬,高声嬉笑打闹,不发一言,顶多抿嘴一笑。
荆轲像其他满脸污垢的男孩子一样,看得呆了。
幽篁间有皎皎月色流露,把奏琴的娑娜照得遗世独立。
荆轲聆听嫒铧的倾诉,听到它载歌载舞,听到她说不要去。
五岁时,她撞见娑娜在弹琴,她心里好笑,这一弦一线有什么好玩的?她跑上去,捣乱似的胡敲一通。
荆轲觉得自己过去傻透了,从来不知道认认真真地听娑娜弹一曲。
她故作豁达地说:“娑娜,这是国家大义。樊将军都已经抛头颅洒热血了,我至少也得报答太子知音之遇。”
知音,知什么音呢?
十岁时,荆轲知道娑娜是个哑巴,她不会说话,但是她的微笑言语脉脉。
她和娑娜一起长大,听懂她多少呢?懂她皱眉的焦虑,知她窃笑的欢欣,晓得她额间萦绕的深思。
遗憾没有听过她的曲子,没有听过她的心音,不知这个薄言乏语的温柔女孩心里有怎样的高山流水。
今夜,她听明白了。琴声里是断枝残梗,是摩罗冷朽。
谢谢,她低声说,我也爱你。
晨色熹微,娑娜发上有几滴露水,在曦光中吐艳。
嫒铧说了,她不去送你,她只去接你回来。
她走了。
她紧紧握住指间的匕首,她攥着的是一位名为嬴政的帝王的生,是一个叫作荆轲的人的死。

评论(2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