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暮猎人

惊讶中透露着贫穷。

辉映暗影Ⅰ(lol同人翻译)

拉克丝X德莱厄斯

简介: 一次邂逅让拉克丝和德莱厄斯走上未卜的殊途。前路渺渺,他们相遇,相知,相离,相逢,传奇的乐章在字里行间流淌。

By DarthUmbreon

第一章

拉克丝慵懒地坐在凌于街道的墙沿上,荡着双腿。陪伴她的只有一个凶神恶煞的石像鬼。任务已经完成,只要守卫不来巡查,她就可以放松警惕。出入诺克萨斯只是小菜一碟。如今她记得所有守卫的巡查安排,熟知这里的大街小巷,能够独自穿梭其间。她自告奋勇要为德玛西亚作一名魔咒盗贼时,她还以为会很刺激呢!她可以善用自己的技能,为同胞带来光明和正义!这种冒险刚开始是很刺激,后来就逐渐丧失了吸引力。因为这份工作没多大挑战性,更深层的原因是,拉克丝厌恶她的工作。在德玛西亚,每一个孩子从小被灌输邪恶诺克萨斯人的故事,耳濡他们的残暴,歹毒和折磨人的刑罚。当拉克丝第一次接受这份工作时,她发自内心地相信这些故事。可现在不同了,现在她知道的多了。是,那些诺克萨斯人没心没肺,但他们也是人啊。他们也会交友、恋爱、养家。他们也有兄弟相依。并不是所有人都残暴恶毒,也有小小的善举。这些举动通常被刻薄的玩笑,粗鲁的碰撞掩盖,但它们确实存在。人们相信遵纪守法就能换来和平。纵使他们的政府在走向腐败堕落、分崩离析的末路,人们也始终坚信着。

底层人民挣扎着填饱肚子的光景令人目不忍视。拉克丝不能说她为诺克萨斯人痛心:要是教育再普及一些,他们就能和德玛西亚人一样安居乐业。这种想法是危险的。 要是熟人知道她同情敌人,会为她招致杀身之祸。即使是她敬爱的哥哥盖伦,也反对她这样做。有一对兄弟,就住在她脚下的胡同里。他们是她最喜欢观察的诺克萨斯人。他们只是一些小人物,但在她眼里,他们是最有人情味的。年长的孩子拼着命养活弟弟、保护弟弟。他们俩一起玩耍、一块打闹、共同面对困难。这有意无意地勾起她对早期家庭生活的回忆:

我们多像啊……我想帮助他们,但我不行。

严厉的教条约束着她。永远,永远不要和诺克萨斯人说话。她的任务至高无上,绝不能辜负德玛西亚。在血淋淋的时代,怜悯敌人愚蠢得危险。绝不要对敌人让步。这些指令让她内心泛起伤感,因为她想和那些男孩说说话,一次都好。说不定她能替他们偷些晚餐派,还能交些新朋友。虽然在德玛西亚她有不少朋友,却没有友情。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偶像,一个被用作宣传的塑像。家族把她托付给政府,她的童年没有爱与关怀。家族遗弃她,只为获得恩宠,挣得荣誉。拉克丝从未想过反抗命运,反抗父母,反抗他们冷冰冰的决定。她的家族对血亲的残忍哪里不及诺克萨斯人呢?

在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,她本是个受人喜爱的英雄,但只是个象征。人们崇拜她的英雄事迹,无人欣赏她本身。冕卫家族在德玛西亚享有名望,拉克丝是家里唯一的女孩,却有好几个哥哥。发现自己有控制光线和幻象的能力后,她渴求关注。没有人注意到她,但她如果在显眼的地方出现又消失,至少能得到一些夸奖。一开始,她以为执行危险任务,就能得到褒奖,荣誉和声名。后来,她的名气只令她更加孤独。她怎么能表现出困惑和恐惧?她必须完美,因为国家偶像必须十全十美。

我得尽快离开,我本打算见见那两兄弟的,但他们没来。

哗啦一下,嘈杂的撞击声,扭打声和粗口从几条巷子外传来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拉克丝决定一探究竟。

我希望他们没事儿……

她赶到时,打斗已经结束了。大孩子头上渗着血,年幼的弟弟安然无恙。

“我很快就回来!”弟弟喊道,在隐形的拉克丝身边冲过。不行,他一定不能有事!要是他死了,谁来照顾他的弟弟?

她小心翼翼地接近受伤的男孩。攻击者已经散去了。他在流血。这个年少的男孩,不对……年轻的男人,他比我想象的要老成些。他勉强支撑着肮脏的楼,双眼紧闭,费力地喘息。仿佛接受了将死的命运,决定为保护仅有的家人而献生。拉克丝不假思索便显了形,跪在年轻的男人身边。简单地乔装了一下,她把金发变为不醒目的黑色。不 ,我不会让他死在这儿!什么样的人才会袖手旁观?他当然是个敌人,但他并不是行伍出身啊……拉克丝知道暂时没有人会走过来,而小弟弟得花点时间求助――要是真有人愿意帮忙。虽然灰头土脸,血流不止,年轻人看上去粗犷而英俊。有两处最严重的伤口:一道划过右眼的血痕和发际旁的大口子。那只完好的眼睛睁开,迷惑地凝视着她。

“为―为什么要帮我?”年轻的男人喘着气问。

“因为诺克萨斯需要你。别像只爬虫一样死去,坚强起来!”拉克丝知道自己故作粗暴的口气听上去没什么威慑力,她只能尽力而为。

这样做不对……但我不能像个恶魔一样眼睁睁看着他死去。我肯定会后悔,但此时我不能犹豫。我与自己的亲哥哥形同陌路,绝不能再让这对兄弟分离。

之前她从当地医院里盗了些治愈魔咒。算不上精通,至少能见点效。擦去他脸上的血,拉克丝立刻按住他额头上的伤口。一道藏白色的光辉从指尖射出。这样不会留疤,但会给他的发色留白。她用手指描摹他脸庞侧的开口,又一道光束夺目而出。拉克丝明白这滋味可不好受,魔咒的热量灼烧她的手指,血肉模糊之处滋滋作响。他有诺克萨斯人的骨气,没发出一丝呻吟。刚收辍好伤员,巷口便有脚步声传来。该走了。她正要起身离去,不料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抓住她的腕部。

“我会变强的。”不表酬谢,不做褒赞,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承诺。钢铁般坚硬的目光对上她的湛蓝眼睛。随后那只手又出其不意地松开了。

“德莱厄斯,我没法找到帮手,不过别担心,我……等一下,你谁啊?治疗费要多少?”德莱厄斯的弟弟气喘吁吁地闯进来,吃惊地看着眼前景象。

“这可不是无偿治疗。这是为诺克萨斯的国防军事投资。再说,或许我只是在练习魔法,或许你哥哥只是充当了我的试验品,谁知道呢?”拉克丝竭力板起脸。

事情很麻烦,情况很糟糕!!现在时间拖太久了,我只能帮帮他们了……两个男孩都一副了然的样子,点点头。他们不会接受免费的施舍,但要是善心埋藏在测试魔咒的借口下,应该能行。

“我叫安娜,你肯定就是德莱厄斯。那你呢?”拉克丝冲他们露齿一笑。她控既不住她寄几!老是做个友善讨喜的乖乖女。

“和你说话的男子汉正是德莱文!你的魔法真的很厉害。你救了我哥哥,获得帮助德莱文成就。你该感谢我。”德莱文说话放肆,但仍不放心地瞥着兄长。德莱厄斯沉默着,向她投去试探性的目光。

“感谢你,德莱文,我真是好荣幸啊。唔,你们两个人都蓬头垢面的,我用魔咒给你们清理一下吧。给,拿着。”拉克丝从包中拿出一个水壶,用魔杖轻点一下,注满无尽的清水。这样一来就能让他们彻底洗洗了。嘿,这只是为了练习魔法!德莱文和德莱厄斯很安静。德莱厄斯还是警惕地看着她,但似乎渐渐放松下来。与他相反,德莱文饶有兴致地观赏着。

“我施了个魔法,这个水壶会自动添水。让我拿个擦除污垢的东西。你们洗掉脸上的尘土说不定会更帅哦。”拉克丝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简易的蓝色手帕。

“我一直都很帅!沾点泥只会让我更酷。朕很高兴得知你意识到我的帅气。”德莱文挑起眉毛,以为这样就很迷人了。

“好啦,我住得远,先走了。祝你们好运!”拉克丝起身打算离去。一只手抓住她。

“等等,你的水壶怎么办,你要把它留给我们吗?”德莱文的眼睛闪着光。他的劲儿不像他哥哥那么大,但也很有力。

“我不会把它给你们。我只是差点忘了带上。要是有哪只街头老鼠把它卖了,我就悄咪咪地诅咒他。魔咒只能存留三天。我也没办法,多加练习就好了。”拉克丝唐突地说。尽管口吻很严厉,她还是微笑着。

“我们会再见吗?拜托了。”德莱文看她的眼神像个迷弟。他满怀希望地傻笑。她注意到他前排的门牙少了一颗。

“当然会了,德莱文。安娜是个了不起的魔法师。牢牢记着她的水壶,三天之内就来取走。”德莱厄斯的眼神有点异样。拉克丝说不出他眼里的情绪,不过目光很坚定,直勾勾地看着她。

“安娜,我们三天后在哪儿碰面?”灿烂的笑容映入眼帘。

“三天后的日落时分,巷口见。”拉克丝一字一顿。“我会守约的。”

傻得要命!我在做什么?这是罪不容诛的叛国罪!要是国人知道了,他们会处死我的。但这些孩子……我不能让小德失望。我得现身,带着水壶走得远远的,再也不回来。

拉克丝摆摆手,离开了。她一走出他们的视线就长舒了一口气。确定四下无人,她解除发上的变色魔法,隐了形。她疾步走出巷子,快速跑起来。傻瓜!傻瓜!傻瓜!所有诺克萨斯人都会参军,他会杀死无辜的德玛西亚百姓。我刚刚不该解救一个杀人犯!正是,我以后再也不执行前往诺克萨斯的任务了。我不适合这份工作。拉克丝没有回头,但她心里悄声说了句再见。她飞速离开了诺克萨斯。

生命中第一次,拉克丝安娜·冕卫在任务报告上撒了谎。

我知道我无法在盖伦面前撒谎还无动于衷!我能乔装真是妙极了。

没有人会询察任务,也不会质疑她犯下的罪行。现在,还未东窗事发。不过,最难的阶段到了。

“冕卫将军,我请求撤去诺克萨斯的未来行动。我已经最大化收集了相关情报。相信有其他更适合我的岗位,长官。请让我更好地为德玛西亚服务。”拉克丝的右膝跪在地毯上,象征完全的臣服。她的下巴顶着膝盖,眼睛直视地面,右拳紧握在胸前。这是对无上权利的敬畏,是彻彻底底的尊重。作为冕卫家族的一员,她不必行此大礼。但此刻她希望这样能促成盖伦的决定。

说啊,说啊,说答应我的要求,拜托了!

“非常杰出,年轻的冕卫下士。你向德玛西亚展现了忠实的奉献和出色的水平。这谦卑的请求一定会得到答复。你想如何效忠德玛西亚?”盖伦庄严地注视她。

“我想前往祖安取用魔咒。要是能在它们流传至诺克萨斯之前破解,其战场作用将不可估量。”

拉克丝能感觉到盖伦目光里的重量。自从加入了军团,他就不再是她记忆里的那个哥哥了。过去滑稽可亲的兄长如今成了铁石心肠的德玛西亚之力。幸好,他看不穿她的那点小伎俩。自从在学院毕业后,她就没对认识的人施过法。

“非常好。我会通知相关部门,帮你收集用品。望你在新的职位上有更大的贡献。散会。”盖伦收回审视的目光,埋首于繁文缛章。

“向您致谢,将军。”没必要再撒谎了,乔装也可以解除了。拉克丝如释重负,对兄长嫣然一笑。一个他看在眼里,却永远不会回应的微笑。

为什么那两个诺克萨斯人能拥有比我还要幸福的家庭呢?德玛西亚走进歧路了吗?我们真的高他们一等吗?别管了。还有个诺言等着我应验呢。拉克丝一步一蹦地来到供给站。虽然盖伦不是个好哥哥,但他的确晓畅军事。她抵达军需处时,所需用具都已备好。收拾完毕,拉克丝向新任务进发。

我只消抄条小道…

冷雨无休,大滴大滴地降落在诺克萨斯城,在护城河里蓄起了小型洪水。潺潺积水汇作细流,穿过城内的矮地低洼,渗透进古旧的花岗岩地面。 浓重的黑云宛如滚油翻沸,将天空渲染得难辨昼夜。大雨之下,两个男孩守在原地。他们冷得直颤,但都不愿躲到街边屋檐下。

“她会来……吧?”小的那个乞求般的问道。

“她肯定会来。安娜会守约的,我们只要耐心等着。不过你还是去避下雨吧,你看你都要着凉了。”哥哥信手揉乱弟弟的蓬发,摇落几滴水珠。

“我?着凉?哈哈!我,德莱文,刀山火海都不怕。你才要避雨呢。我一点事都没有,你就不一定了。”德莱文说得很认真。兄弟俩都没动。

“她会来,对吧?我们没有在雨中错过她吧?”德莱文又恳求般地看向哥哥。

“靠,闭嘴!她自然会来。要是她不来,那我倒会说……”德莱厄斯粗暴地打断他的话。

“哦?说什么?我很想听听呢……你们胆敢说怀疑我的话!”拉克丝兴高采烈地在身后欢呼。拉克丝这次切切实实把自己的头发染成了黑色。几件暖和的斗篷遮盖在身上,只露出一绺黑发和她湛蓝的双眼。她在斗篷上施了些法术,让它即使在持续性的大雨中也能保持干燥。

“安娜!安娜!你真的来了!我好……咳。你当然会来。我可没有怀疑过你,从来没有。”小德莱文说。这一回他欣喜若狂的笑容中暴露出两颗牙齿的空洞。他紧紧地抱住她,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湿得像个落汤鸡。

“德莱文,放开她。你会沾湿她让她感冒的。抱歉,德莱文有时候没什么脑子。”德莱厄斯语气沉稳,把弟弟从拉克丝身上撬开。德莱文吐了吐舌头。

“没事的。我给衣服施了魔法,它不会被弄湿的。除非有人把我推进深不见底的水坑……”拉克丝托着下巴,耸了耸肩。

“不用担心!你和我在一起。没有人敢把德莱文的朋友推下水坑。”德莱文傲气地宣称,双手环在胸前。



评论(8)

热度(17)